UN

就是随便写写吧。

林在范×你

林在范总说你睡觉的样子很可爱,安安静静地,像小猫似的,偶尔转个身,也不会抢被子啊什么的,特别乖。
也是很少做梦的类型,但要是做梦了,多半是恶梦。

最近公司特别忙,底下的员工资料不断上缴,林在范也得核完大半才能离开,以致于近几天下班时间都往后脱了起码一个小时。
/
“我回来了”他轻轻地靠上门,虽然知道这样的声响不足以把你吵醒,然后放下包包和外套后,又缓缓地开启房门。

他把夜灯的亮度再往上调了一个,担心你起来后看到他这么个身影会被吓到。稍微替你把被子盖好后,林在范又匆匆忙忙的去洗了澡。
/
“林在范怎么会喜欢你这么个人啊?”有个女人恶狠狠的对着你说道。
“你是谁,你想说什么”你支支吾吾地开口,没等到回复,那女人便消失踪迹。
你因为害怕而急忙地追上去,不管跨得再大步也看不见那人的身影,直到碰到了一面墙。

墙是用砖块砌成的,上头简陋的连油漆也没刷,只有一扇色调阴冷的铁门。你稍微观察了一下,发现门不只没上锁,甚至连关也没关紧。

“能打开吗...”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但好奇心使然,你还是偷偷摸摸地推开了门。
映入眼帘的,却和外头那冷冰冰的墙面相差许多,是你和林在范第一次约会去的咖啡厅,那家店直到现在都还是你们很常去的地方。

林在范背对着门口坐着,不像是一个人,过后几秒,那女人就坐在他的正对面。你缓缓地移动到他们附近的ˋ座位坐着,观察着二人的互动。

林在范对他笑得美好,好像是平静的湖水被阳光照射后,渐渐地变得温暖。

你最后的记忆仅停留在林在范温柔地顺了那女人的发丝,再紧紧地拥抱他后,和那女人恶心的笑容。
/
“林在范不要我了...,他真的不要我了”
此时此刻的林在范站在房门,相当惶恐,他不记得自己洗澡前说了什么啊。细思后就想到了,小孩大概做恶梦了吧。
“宇仪...林在范他、他不要我了”
你边哭边喃喃著,哭得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便醒了过来。

一睁眼看到林在范,方才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,这时候留得更放肆了,他伸出手把你揽进自己的怀里,让你靠在他肩膀上哭。

你闻着他身上舒服的肥皂味,虽然安心,可还是因为刚才的余悸而感到害怕,哭得更大声了。

“林在范...你不能不要我啊”

“嗯,不会不要你”

“你发誓啊”

“我发誓”

林在范哄着哄着,怀里的人儿又睡着了。

唉,小孩儿什么时候才能做个甜甜的梦,舒服的睡上一觉呢。

然后拉起被子的一角,侧身躺在你旁边,环抱着你,胸膛靠在你背上,然后轻轻地在你耳边说道

“我不会不要你啊,所以你也要乖乖地跟着我”

“晚安,以后就算是梦也不能让你难过了”
“好好睡吧”

很日常的日常。

朴珍荣×你
/
“你还好吗?”你屈身上前去慰问朴珍荣,从来都是这样,他不会主动向你诉说,一直都是你察觉、关心,独自思索。
“没事,人生不就是这样吗”他阖上小说,回头看了刚刚说话的你。你点了点头,轻轻地走到他身旁坐下来。
“今天上班怎么样?”
“能有什么,一如往常吧,那群女人还是占着茶水间谈八卦,主管也一样刁钻。”

“你呢?”他推了推眼镜,好让自己看清楚你的表情。他总说你很好看穿,心情好不好都写在脸上,像个孩子似的。

“遇到了很好的客人,今天店里很热闹。”
“对了、珍荣,最近有什么推荐的新书吗?”
“我想整理掉一些旧书,再放点新的在柜上”
原本视线一直在窗外的你,突然撇头对上他的眼睛。

朴珍荣盯着你看,勾起了好看的微笑,“你今天真的很开心啊”
“当然啊,我好久没有遇到能聊这么久的客人了”
/
“我明天休假”他起身走向书柜,拿了几本诗集,随手翻了几下便放到你手中。
“明天去店里陪你吧。”

“好啊、你要帮我带午餐来!”你看了看手里的书,轻轻拍去了上头的灰尘,像是朴珍荣珍惜自己一样,呵护手中的书。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“走吧,陪你回店里,你不要老把阿本自己丢在那啊”
“亲爱的老板娘”

“知道了,亲爱的老板”
“您也要抽空来店里坐坐呗,不然我可无聊了”,他牵起你的手,又一把揽过你怀里的那些书,两人缓缓地走在街上。

“我爱你,亲爱的老板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FIN.

谦你_日常小甜饼

“今天考试怎么样啦?”
“没呢,就是那样吧。”,女孩低头,也没把心思放在金有谦身上。
/
静默了片刻,他的声音打破了一路上凝重的气氛。

“心情不好就说啊,我又不是木头人。”
金有谦鲜少露出这样的表情,他明显的生气了。气的不是整路上自己不论说什么、做什么,都没有人回复他。

而是他看着自家女孩儿不开心,却没法让人家心情好点。

“对不起……,我不是故意不想理你的。”
“可是真的太烦心了。”

金有谦心疼,自己没想对人生气的呀。

“哎呀没事没事,我在呢”
“考不好就下次再努力吧,我会陪你的”

“嗯?”
他宠溺的摸了女孩儿的头后,又顺势牵起她的手。

“心情好点没呀?”
“好点了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“你刚刚凶我……。”
女孩露出委屈的神情望向金有谦,这下可好了,金有谦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/
“哼!我们咖啡厅见。”

“慢到的请客!”
语毕,女孩便自顾自的向前跑去,金有谦独自留在原地。

“这不看准了我宠你吗?”

“别走,我还想好好看看妳。”
林在范轻轻的牵住了妳的手,不带任何力道的那样。

“那我就勉强留下来好了?”
于是妳再没有离开过。